诈骗罪经典判决logo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首席律师

广州诈骗罪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季凤辉犯合同诈骗罪、票据诈骗罪案

时间:2020-05-28 15:17:40

当事人信息

原公诉机关安徽省滁州市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季凤辉,男。因涉嫌犯合同诈骗罪于2011年9月26日被刑事拘留(2011年9月23日被抓获),同年11月1日被逮捕。现羁押于天长市看守所。

辩护人杜冠华,北京京青律师事务所律师。

辩护人朱日高,北京京青律师事务所律师。


审理经过

安徽省滁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滁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季凤辉犯合同诈骗罪、票据诈骗罪一案,于2012年11月19日作出(2012)滁刑初字第00057号刑事判决。宣判后,季凤辉不服,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安徽省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荚恒武、代理检察员汪秀芬、邓言辉出庭履行职务,上诉人季凤辉及其辩护人杜冠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一审法院查明:

一、关于合同诈骗的事实

2009年11月,被告人季凤辉注册成立南京荣爵机电设备销售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南京荣爵公司)。为偿还赌债及个人欠款,季凤辉虚构其与南京中建八局第三建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建八局第三公司)建立了长期的电缆供货业务,自2009年12月11日至2010年10月21日,分别与江苏立达电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江苏立达公司)、天长市惠康仪表电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长惠康公司)、南京雷易仪器仪表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南京雷易公司)、安徽长通仪表电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长通公司)签订电缆购销合同,以支付订金和部分货款的形式,骗取合同当事人总价值为10550590.50元的电缆。当四家供货公司多次找季凤辉催要货款时,季凤辉或躲避或出具空头转账支票予以搪塞,后逃匿。具体事实如下:

(一)被告人季凤辉分别于2009年12月11日、2010年2月2日、2月3日、7月21日、8月31日以南京荣爵公司的名义,与江苏立达公司业务员徐伟签订了5份总价值3985085.90元的电缆购销合同。季凤辉在向江苏立达公司支付1093563元的部分货款后提取了全部合同电缆,拒不支付余款2891522.90元。以上电缆被季凤辉以废铜价格卖给他人或冲抵债务。期间,季凤辉出具一张金额为20万元的空头转账支票搪塞徐伟,后逃匿。

(二)被告人季凤辉分别于2010年3月24日、3月29日、4月2日、7月6日以个人及南京荣爵公司的名义,与天长惠康公司业务员吴圣忠签订了4份总价值2141416元的电缆购销合同。季凤辉在向天长惠康公司预付578000元的定金后提取了全部合同电缆,拒不支付余款1563416元。其中,季凤辉将价值1472285.80元的电缆以废铜价格卖给丁士龙、杨传果(均另案处理)。2010年7月6日、8月17日,季凤辉分别出具两张金额各为30万元的空头转账支票搪塞吴圣忠,后逃匿。

(三)被告人季凤辉分别于2010年4月5日、4月16日、5月6日、6月7日、6月24日、7月12日、9月20日、10月12日、10月21日以南京荣爵公司的名义,与南京雷易公司法人代表杨书祥签订了11份总价值5330368元的电缆购销合同。季凤辉在向南京雷易公司支付76万元的定金和部分货款后提取了全部合同电缆,拒不支付余款4570368元。其中部分电缆被季凤辉以废铜价格卖给丁士龙等人。期间,季凤辉出具一张50万元的空头转账支票搪塞杨书祥,后逃匿。

(四)被告人季凤辉分别于2010年5月7日、6月2日、6月6日、6月20日、9月17日、10月18日以南京荣爵公司的名义,与安徽长通公司法人代表高彬签订6份总价值2685283.60元的电缆购销合同。季凤辉在向安徽长通公司支付116万元的定金和部分货款后提取了全部合同电缆,拒不支付货款1525283.60元。以上电缆被季凤辉以废铜价格卖给他人或冲抵债务。安徽长通公司多次向季凤辉催要货款,季先躲避后逃匿。

一审法院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1、电缆购销合同书证明:自2009年12月11日至2010年10月21日,季凤辉分别以个人及南京荣爵公司的名义,与江苏立达公司、天长惠康公司、南京雷易公司、安徽长通公司签订多份价值14142153.5元的电缆购销合同。

2、出货、发货清单等证明:上述四家供应电缆的公司分别生产、组织货源履行合同,后由季凤辉或其安排的人员提取了合同约定的全部电缆。

3、对账单、收款收据及应收账款账目等证明:自2009年12月11日至2010年10月21日,南京荣爵公司支付定金及部分货款的情况。

4、转账支票、退票通知书证明:南京荣爵公司出具的面额不等的转账支票,因余额不足被相关银行退票。

5、被害单位法定代表人、业务员徐伟、高彬、杨书祥、吴圣忠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明:季凤辉谎称与中建八局第三公司有长期的电缆供货业务,分别与他们签订了涉案电缆购销合同。当电缆被季凤辉提取后,他们多次催要货款,季凤辉或避而不见或出具空头支票,2010年底,季凤辉手机关机、公司关门,人也不知去向。

6、证人丁士龙、杨传果、陈国山、殷国楼、丁本银等证言证明:季凤辉多次联系他们处理电缆,并以废铜价格出卖。

7、证人曹卫东、张祥玉等证言证明:季凤辉欠他们货款,2010年,季凤辉分别用电缆冲抵债务。

8、被告人季凤辉对上述事实均供认,且其供述与上述证据能够相互印证。

二、关于票据诈骗的事实

2011年2月17日,被告人季凤辉以南京荣爵公司的名义,与南京红太阳装饰城意想电器销售部(以下简称南京红太阳电器)经销商蔡仁堂签订一份价值420445万元的电缆购销合同,季凤辉向蔡仁堂出具一张金额为420445元的中国建设银行转账支票后提取了电缆。同年3月29日,季凤辉以再订购价值26955元的电缆为由,将蔡仁堂持有的转账支票收回,重新出具一张金额为447440元的中国建设银行转账支票后提取了电缆。同年4月1日、4月18日,季凤辉所出具的转账支票因存款不足而遭银行退票。后蔡仁堂多次向季凤辉催款,季逃匿。

另案发后,被告人季凤辉逃至河北省围场县,2011年9月23日,季凤辉被公安机关在围场县抓获归案。

一审法院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

电缆购销合同、转账支票、退票理由书、存款交易记录、工商注册登记材料、抓获经过、户籍证明等书证,被害人蔡仁堂的陈述,证人杜家强等人证言以及被告人季凤辉的供述。


一审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季凤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对方当事人价值10550590.5元的财物,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依法应予惩处;被告人季凤辉还签发空头支票,骗取合同对方当事人价值447440元的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票据诈骗罪,依法应两罪并罚。滁州市人民检察院指控罪名成立。鉴于季凤辉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对其所犯票据诈骗罪依法可予从轻处罚。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第(三)、(四)项、第一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四)项、第五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九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四条的规定,认定被告人季凤辉犯合同诈骗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五十万元;犯票据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并处罚金六万元,决定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五十万元,罚金六万元;追缴被告人季凤辉违法所得的财物。


二审请求情况

季凤辉上诉主要提出:其主观上没有非法占有目的,原判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错误,其行为不符合合同诈骗罪及票据诈骗罪的构成要件,请求二审法院查清事实,依法发回重审或予以改判。

季凤辉的辩护人主要提出:1、被告人季凤辉以单位名义与他人签订电缆购销合同的行为是单位行为,应属于单位犯罪。2、季凤辉与天长惠康公司之间系民事合同纠纷。3、季凤辉于2010年8月31日与江苏立达公司签订的价值1776190.9元电缆购销合同,季并未占为己有,原判认定季凤辉对该批货物构成合同诈骗罪,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4、原判认定季凤辉支付南京雷易公司部分货款76万元错误,应认定南京雷易公司法定代表人杨书祥收到季凤辉方支付货款2850600元。5、原判认定季凤辉的行为构成票据诈骗罪,定性不准。6、季凤辉到案后,主动揭发丁士龙、杨传果等人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的行为应认定为重大立功表现,依法应予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综上,请求二审法院依法重新判决。

安徽省人民检察院出庭意见:原判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对季凤辉定性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建议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院查明

一审法院在判决书中所列证明上述事实的有关证据均系经该院庭审质证属实后予以确认。在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季凤辉未提交新的证据;其辩护人向法庭提交南京荣爵公司与中建八局第三公司之间的建行往来帐一份,欲证明季凤辉没有虚构南京荣爵公司与中建八局第三公司建立了长期的电缆供货业务的事实,不符合合同诈骗罪的构成要件。该份证据经庭审质证,卷内已有的物资购销合同、材料余额明细表及辩护人提交的建行往来帐,只证明了南京荣爵公司于2010年1至6月曾与中建八局第三公司有过数十万元的业务往来,但无论从电缆的品牌、型号,还是业务量上均不能证明季凤辉从上述被害公司订购的电缆系为中建八局第三公司组织货源,故本院对前述证据不予采纳。本院对一审法院所列证据依法亦予以确认。本院经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法院判决认定相同。

根据现已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本院对上诉人季凤辉及其辩护人所提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评判如下:

1、上诉人季凤辉与上述被害单位签订的电缆购销合同,出货、发货清单,对账单、收款收据、应收账款账目,转账支票、退票通知书,被害人徐伟、高彬、杨书祥、吴圣忠的报案材料及陈述,证人丁士龙、杨传果、陈国山、殷国楼、丁本银、张祥玉的证言以及季凤辉的供述等大量证据证实,季凤辉为偿还赌债及个人欠款,虚构其与中建八局第三公司建立了长期的电缆供货业务,分别与江苏立达公司、天长惠康公司、南京雷易公司、安徽长通公司签订电缆购销合同,以支付订金和部分货款的形式,骗取合同当事人总价值为10550590.50元的电缆。之后,季凤辉将大量完好无损的电缆以废铜价格卖给废品收购商或冲抵其本人其他债务,拒不支付剩余货款。当上述供货公司多次找季凤辉催要货款时,季凤辉或躲避或出具空头转账支票予以搪塞,最终逃匿的事实。季凤辉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部分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履行合同及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后逃匿的行为,已构成合同诈骗罪,依法应予惩处。

2、电缆购销合同、转账支票、退票理由书、存款交易记录、工商注册登记材料、抓获经过、户籍证明,被害人蔡仁堂的陈述,证人杜家强的证言以及季凤辉的供述等证据证实,季凤辉通过签发空头支票两次骗取南京红太阳电器价值447440元的电缆的事实,依据刑法的规定,季凤辉的行为已构成票据诈骗罪,依法应予惩处。

3、本案是否认定为单位犯罪。经查,根据现已审理查明的事实和证据,足以认定季凤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在签订、履行合同过程中,骗取他人货物的行为,不是为了单位利益所为,而是为了偿还其赌债和个人欠款,完全属于个人行为,故本案不应认定为单位犯罪。

4、季凤辉是否有重大立功表现。经查,季凤辉到案后交代丁士龙、杨传果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的行为属于犯罪分子应当如实供述的范畴,故其行为不构成立功。一审法院鉴于季凤辉归案后能如实供述犯罪事实,对其所犯票据诈骗罪从轻处罚,于法有据,量刑适当。


本院认为

本院认为:上诉人季凤辉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取得被害人信任后签订电缆购销合同,在没有实际履行能力的情况下,以先支付定金或部分货款的方法,骗取被害人价值10550590.50元的电缆后逃匿,其行为已经构成合同诈骗罪,且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予惩处;季凤辉还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签发空头支票,骗取他人价值447440元的财物,其行为又构成票据诈骗罪,且数额巨大,依法应予惩处,并予以并罚。一审法院判决认定季凤辉犯合同诈骗罪和票据诈骗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季凤辉及其辩护人所提上诉理由和辩护意见,均无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安徽省人民检察院的出庭意见正确,应予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裁定如下:


二审裁判结果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判人员

审判长周斌

代理审判员张军

代理审判员高洪波


裁判日期

二0一三年九月六日


书记员

书记员葛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