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罪律师文集logo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首席律师

广州诈骗罪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醉驾”的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

时间:2020-08-13 21:10:11

  (全文共2024字,预计阅读用时5分钟)

  醉驾入刑后,行为人就同一个醉驾行为,可能会同时受到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双重规制各司其职,发挥不同功能,从而编织出对具有广泛危害性的醉驾行为的严密法网,但在实际操作中仍存有需要完善的漏洞。

  本文从醉驾的行政法与刑法规制现状入手,从应然状态看出实然状态所存在的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衔接上的问题,并对其原因进行分析,提出立法、执法、司法方面相应的完善路径,旨在形成长效科学的醉驾治理机制。

  一、法律规制现状

  《刑法修正案(八)》颁布后《道路交通安全法》修正,表明了《道路交通安全法》的修正是对《刑法修正案(八)》中醉驾行为规制的相应衔接。修改后的《道路交通安全法》删除了对醉酒后驾驶机动车的拘留和罚款的处罚。对醉驾行为人处以拘役并处罚金的刑事处罚,而不再对其实施行政拘留并处以罚款。

  由此,依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对一个醉驾行为的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过程应当是: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依据《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规定将血液中的酒精含量大于或者等于80mg/100ml的醉驾行为人约束至酒醒,对其处以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五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的行政处罚,并及时将案件移送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法院则依据《刑法》以及相关司法解释,对于成立危险驾驶罪的,处以1-6个月的拘役,并根据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认罪悔罪态度等情况,确定与主刑相适应的罚金数额。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法院不予定罪处罚以及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法院免予刑事处罚的,法院及时移送行政执法机关,由行政执法机关处以相应的行政处罚。

  二、衔接中存在的问题及原因探析

  (一)衔接中存在的问题

  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往往会出现醉驾行为人同时实施多个有牵连的违法行为,在被执行行政处罚后又在醉驾量刑的刑事裁判过程中被重复评价、醉驾行为人既被处以罚款的行政处罚又被处以罚金的刑事处罚、醉驾行为人受到刑事处罚后仍要接受行政处罚的情况,这显然加重了行为人的法律责任、有悖于公平原则,使醉驾行为人的合法权益受到侵犯。

  (二)原因探析

  究其原因,主要在立法、执法、司法三个方面出现了问题。一是立法上标准不明确。无论是《行政处罚法》中关于一事不再罚的规定还是刑法中牵连犯、竞合犯等从一重处罚的原则,都体现了对于一个行为不重复处罚的基本处罚原理,但法律上的概括性规定过于模糊,造成实践中对“一事”“一行为”的理解分歧较大,各地执行标准不一。二是执法不规范。《刑法修正案(八)》颁布后,醉驾行为构成犯罪的判断标准较为明确。且依据修正的《道路交通法》,对于醉驾案件,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在将案件移送司法机关前、案件被判处刑事处罚后不能作出行政拘留或罚款,但现实中不少行政机关滥用行政处罚权,存在罚款成习惯、执法不规范的情形,导致行政相对人权益受损。三是司法裁量不当。对于实践中出现的行为人因为醉驾一行为同时被处以罚款和罚金的情况,不仅是执法环节不规范,法院在量刑时也忽略了折抵行政处罚中所受罚款处罚的情形。同时,多地法院欠缺对“情节显著轻微”的规定,使得刑事程序转入行政程序的过程不顺畅。刑事责任和行政责任要相衔接、相配合,才能更好的发挥刑法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体现刑法谦抑的内涵。

  三、如何处理好衔接问题

  要完善对醉驾的治理机制,就要处理好醉驾的行政责任与刑事责任的衔接问题。

  (一)法律应进一步明确“一事”的内涵

  为维护行为人的合法权益,避免不恰当地加重行为人的法律责任,在刑法与行政法当中同一个行为不应被重复评价、重复处罚。具体到醉驾,若该行为《刑法》和《道路交通安全法》均可作出评价时,应当将该行为归属于一个行为,适用《刑法》,《道路交通安全法》即不应再作出评价。

  (二)执法机关应依法执行醉驾的行政程序与刑事程序

  执法机关应发挥好衔接桥梁的作用。醉驾案件中,行政执法机关应严格执法,在将案件移送司法机关前、案件被判处刑事处罚后不应作出行政拘留或罚款的处罚。但若行为人被判处不予定罪处罚或被免予刑事处罚,此时行政执法机关仍应发挥其行政管理职能,对行为人进行相应的行政处罚。

  结语

  可以看到,醉驾行为人的一个醉驾行为,可能会同时受到行政处罚和刑事处罚,但二者各司其职,发挥不同功能,从而编织出对具有广泛危害性的醉驾行为的严密规制法网。在此过程中,要注意处理好对醉驾的行政处罚与刑事处罚的衔接问题,重视对行为人合法权益的保护,才能形成长效科学的醉驾治理机制。

  相关条文:

  《道路交通安全法》

  第九十一条第二款 醉酒驾驶机动车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约束至酒醒,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五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第九十一条第四款 醉酒驾驶营运机动车的,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约束至酒醒,吊销机动车驾驶证,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十年内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后,不得驾驶营运机动车。第九十一条第五款 饮酒后或者醉酒驾驶机动车发生重大交通事故,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并由公安机关交通管理部门吊销机动车驾驶证,终生不得重新取得机动车驾驶证。

  《行政处罚法》

  第二十八条 违法行为构成犯罪,人民法院判处拘役或者有期徒刑时,行政机关已经给予当事人行政拘留的,应当依法折抵相应刑期。违法行为构成犯罪,人民法院判处罚金时,行政机关已经给予当事人罚款的,应当折抵相应罚金。

  《刑法》

  第一百三十三条之一 在道路上驾驶机动车,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处拘役,并处罚金:(一)追逐竞驶,情节恶劣的;(二)醉酒驾驶机动车的;(三)从事校车业务或者旅客运输,严重超过额定乘员载客,或者严重超过规定时速行驶的;(四)违反危险化学品安全管理规定运输危险化学品,危及公共安全的。机动车所有人、管理人对前款第三项、第四项行为负有直接责任的,依照前款的规定处罚。有前两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醉酒驾驶机动车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

  四、对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判处罚金,应当根据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认罪悔罪态度等情况,确定与主刑相适应的罚金数额。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二)》

  (一)危险驾驶罪:3.对于醉酒驾驶机动车的被告人,应当综合考虑被告人的醉酒程度、机动车类型、车辆行驶道路、行车速度、是否造成实际损害以及认罪悔罪等情况,准确定罪量刑。对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予定罪处罚;犯罪情节轻微不需要判处刑罚的,可以免予刑事处罚。

  本文作者:

  林子淇,中山大学刑法学硕士;

  韦怡妮,暨南大学法律硕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