诈骗罪律师文集logo

林子淇律师:138-2220-6068

首席律师

广州诈骗罪律师

联系律师

    广州林子淇律师

    咨询电话:138-2220-6068
    微信咨询:手机号即微信号
    执业证号:14401202011167183
    办公地址:广州市天河区珠江新城珠江东路高德置地冬广场G座24-25楼 广东金桥百信律师事务所。

认罪认罚和缓刑有关系吗?

时间:2020-08-13 21:08:46

 前段时间做了多个大数据检索报告,报告里有一项重要内容是“是否认罪认罚”。我发现,除了个别明确规定认罪认罚应当尽量从宽(不起诉或免于处罚)的罪名之外,是否认罪认罚与是否缓刑并无明显的相关关系。

  一、认罪认罚不一定能缓刑

  (一)基础刑的制约

  很多案件,认罪认罚也不一定判缓刑,主要是因为基础刑比较重。以前有一些判死刑的案件,当事人实际上是有自首情节的,但是在判当事人死刑的时候,法官往往会解释,是因为当事人“社会危害性极其严重,情节极其恶劣,自首尚不足以对其减轻处罚”。所以,即便是法律规定,在特殊的时候也是会被“突破”的。

  (二)认罪认罚情节的身份尴尬

  认罪认罚作为一种从宽情节,身份是比较尴尬的,虽然很多检察官都说认罪认罚是除了坦白、自首等从宽情节之外的独立从宽情节。但实际上很多案件大家并没有看到认罪认罚的“独立性”,当事人认罪认罚的案件相较于同等情况下不认罪认罚的案件,并非一定能获得更从宽的处理。

  二、不认罪认罚不一定不缓刑

  不认罪认罚的案件也有很多是当事人判缓刑的,这些案件当事人的情节本来就很轻微,所以即便不认罪认罚,最后也能够判缓刑。甚至依据法律,有部分当事人本来可以免除处罚或者不起诉,但是因为也只是“可以”,且不起诉和免于处罚对于法检而言相对会麻烦一些,所以即便这类案件的结果一般都是缓刑。

  三、不认罪认罚不代表不认罪

  实践中存在部分案件,当事人承认存在犯罪事实的,但是在判决中并未出现“认罪认罚”的字眼,也就是说很多认罪的案件并没有走认罪认罚程序,不走认罪认罚程序不代表不认罪。

  目前,走认罪认罚程序的案件是当事人认罪的案件中较为特殊的一类,其特殊之处在于当事人彻底放弃了对于自己“不存在犯罪事实”的抗辩(除了定性本身就存在问题的案件之外)。

  四、认罪认罚后反悔的风险

  而且,认罪认罚的案件,即便当事人后期就认罪认罚一事反悔,也只会加重自己的刑罚,因为已经在定罪完全没问题的前提下,检察官完全可以依照法定刑期提出量刑建议,法官也可以完全按照没有“优惠”的做法定罪量刑。

  对认罪认罚一事反悔的,反悔后一般会面临着比没有同等情况下做认罪认罚的当事人更严酷的刑罚。也就是说正常来说,刑罚从轻到重的排序是,认罪认罚<不认罪认罚<认罪认罚后又反悔。

  五、缓刑和什么关系比较大

  是否能缓刑主要还是看行为的社会危害性以及当事人的主观恶性。

  能体现当事人社会危害性和当事人主观恶性的要素包括基础刑要素以及是否自首、是否坦白、是否和解、是否退赃退赔等等情节,这些情节都包含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2017)里。

  目前,还有一些动态要素为刑事律师所关注,也有律师对这些动态要素进行过整理和归类,这些要素包括譬如行为人的年龄(是否未成年)、性别、社会身份、犯罪故意、犯罪工具与手段、是否暴力犯罪、悔罪表现和社会评价等。

  六、认罪认罚有无必要

  如果一个案件本身就不能做无罪辩护,那么当事人认罪认罚从宽能够给检察官带来的“诉讼利益”,是否能够支撑他/她给出一个缓刑建议?而如果一个案件本身能做无罪辩护,又是否要为了获得确定的缓刑而做量刑辩护?

  所以对认罪认罚必要性的讨论,最好集中在只能做量刑辩护的案件中。

  如果不认罪认罚也没办法否认存在犯罪事实,最好考虑认罪认罚;如果量刑没有协商好最好暂时不要认罪认罚,或者先考虑认罪不认罚。

  在我国,认罪认罚制度是一个还不算特别成熟的制度。虽然认罪认罚制度给部分当事人带来过福利,但认罪认罚本质上制度本质上是为了方便检察官而不是为了方便当事人,所以很多情况下辩方用这个制度能为当事人争取到的利益是有限的。部分地区甚至出现了认罪认罚制度的异化:认罪认罚不一定从宽,不认罪认罚一定从重,以此来推动认罪认罚制度的落实。

  就量刑辩护而言,也许摆在每一个律师面前的难题并不是当事人是否要认罪认罚“换缓刑”,而是假如当事人内心并不想认罪认罚,律师还有什么辩护方式能够帮助他/她获得缓刑?这样的辩护方式是否具备较强的普适性而能够让当事人和律师产生合理预期,从而不至于觉得自己是在“碰运气”?

  这个问题要解决,只能依靠缓刑适用细则的建立或法官对独立审判的坚持。认罪认罚制度出台之后,量刑建议的重要性陡然提高,除非不认罪认罚的案件法官仍然能坚持实质独立审判,否则量刑辩护必然变得更加艰难。

  实践中,有很多案件在关键要素的“配置”上是一样的,但有些缓刑了有些没缓刑,有些没缓刑的甚至比缓刑的在情节上看起来还要严重一些,只是因为案件在不同的地区。只要全国不同区域“类案不同判”的情况以及缓刑的标准没有解决,认罪认罚对当事人的意义至少在部分地区是不能实证的。